百度花36亿美元收购YY直播的消息刚刚正式公布,知名做空机构浑水就发布了针对欢聚集团的做空报告。

11月17日,百度与欢聚集团签署最终约束性协议,全资收购欢聚集团国内直播业务(即“YY直播”),总交易金额约为36亿美元,交易预期将于2021年上半年完成交割。第二天,浑水就发布做空报告,指出YY直播是一个虚假的生态系统,90%的数据都是造假。

目前中国直播领域共四家上市公司,分别是斗鱼直播(市值43.1亿美元)、虎牙直播(市值49.2亿美元)、欢聚时代(市值59.5亿美元)和映客(市值23.9亿港元),其中欢聚时代市值最高。

欢聚时代成立于2005年,2012年11月在纳斯达克上市。业务分为国内和海外,国内业务包括YY直播、YY线上交友,海外业务包括Bigo(海外版YY直播)、Likee(短视频平台)和Hago(游戏社交平台)。

做空报告通过分析超过1亿笔直播交易,发现其中约50%的礼物打赏来自欢聚时代自己的服务器,另外40%来自外部机器人或主播刷单。做空报告发出后,欢聚时代股价一度下跌30%,截至收盘跌幅26.48%。百度股价下跌1.29%。

浑水的做空报告中提到了百度收购YY直播,报告质疑,“百度真的会尝试以36亿美元,市值的7%的价格购买一家业务虚假公司来实现增长吗?”

11月19日,YY直播相关负责人回应《财经》记者称,浑水的报告充满了对直播行业和直播生态的无知,报告中逻辑不清、数据混乱、以偏概全,包含了大量错误。

截至发稿前,百度相关负责人未予以回应。

多位直播行业人士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直播数据造假并不是个例,这是直播行业生态扭曲的表现。一位接近百度的人士认为,如果所有直播平台都是这样,那就算YY直播数据有水分,也不算什么。但对于YY直播来说,百度收购案目前还未走完流程,被浑水做空可能影响这个直播平台的未来命运。

浑水做空细节

浑水在报告中称,欢聚时代的骗局涉及数十亿美元。欢聚时代对外公布的用户指标、收入和现金余额都具有一定的欺诈性。YY 直播中约有90%的直播业务收入存在欺诈性。YY在线交友有80%业务收入存在欺诈性。Bigo约有80%收入存在欺诈性,保守估计也有60%。

浑水称,欢聚时代的欺诈手段主要有三种:

• YY自有服务器中伪装的“付费用户”(PU)。——在浑水的数据样本中,与这类付费用户相关的礼物价值大概占平台礼物总价值的一半。

• 主播收到的礼物通过其他账号重新被回收到系统中。——浑水称,YY平台中号称年收入数千万人民币的主播,实际只拿不超过250万元人民币的固定工资。

• 管理主播的公会(MCN,主播的经济公司)们也参与了这场骗局。浑水通过征信机构获得的数据显示,2018年,五大公会(娱加、话社、舞帝传媒、中国蓝、IR)的总收入为1.56亿人民币,YY直播对外公布的这个数据是超过11亿。差距高达85.9%。

新冠肺炎武汉封城期间,浑水对付费用户进行随机抽样,结果显示大约87.5%的礼品收入可能存在造假。大多数假付费用户的移动设备标识(IMEIs)都指向YY的服务器,部分武汉用户的IP地址在封城期间跳到了其他城市。

报告中重点研究了几位收入最高的主播。其中,YY主播“摩登兄弟”在某商业区免费演出,但现场观众都是花钱请来的。摩登兄弟现在很少在YY直播中表演,却能在下播后持续从平台上收到礼物,很多礼物来自YY的服务器。随机选择了该主播的96个“粉丝”的样本进行分析,浑水发现其中97.9%的礼物收入可能都存在造假。

另一位主播“李先生”曾获得2019年YY年度盛典冠军,浑水调查数据显示,2019年12月,一位用户给“李先生”送出了700万元人民币的礼物,占当月打赏总数的40%,用的是“李先生”自己的手机。此外,“李先生”的关联设备发送的礼物比他收到的要多,浑水认为,这直接暴露了YY平台回收礼物,夸大收入总额。

Bigo上收入最高的主播“RCT_Khan”每个月能获得5万美元的打赏礼物,但他只是坐在桌子前做一些文书工作,摄像头还经常对着墙壁和天花板。浑水称,直到最近,给他打赏礼物金额第二高的账户还是他自己。

浑水报告里提到,不少头部主播的打赏用户,IMEI地址都有关联,最后又都连接到YY自己的服务器。再加上他们打赏的金额和主播收到的金额不一致,浑水据此判断打赏的礼物是被YY回收了。

这些判断的调查手段是长达一年多的调查和秘密采访。浑水披露,主要采用两种调研手段,一是通过自动化手段收集并研究了1.156亿笔交易记录及宏观数据;二是从财报、账号、秘密实地调查及访谈中获得信息。

其中,浑水尤其对YY平台上四位收入最高的主播、四位付款最多的用户以及对YY生态系统资深成员做了大量采访,这些调查结果支持了浑水的结论:他们的礼品收入基本上是假的。

报告中还提到了欢聚时代对Bigo(海外版YY直播)的收购问题,Bigo的新加坡母公司在最初4年中更换了三次审计师,2016-2018年,BIgo连续三年收到审计师的持续经营审计意见(GCO)。2019年8月,在欢聚时代完成收购几个月后,Bigo对其2017年的财务状况进行了重大阐述。

报告称,Bigo从一开始就存在问题,欢聚时代声称从董事长李学凌手中收购了Bigo,但实质上是欢聚时代创建了Bigo,而不是李学凌,李学凌从交易中直接套现至少1.56亿美元,欢聚时代借此虚报利润。

一位关注直播行业的投资人对《财经》记者,中国直播行业目前确实存在不少急功近利、夸大繁荣的问题,类似公会帮主播刷流量、刷礼物,已经成为直播行业的潜规则了,行业里的人似乎见怪不怪。关于欢聚时代对Bigo的收购问题,该投资人的分析是,如果欢聚时代想玩资本游戏,确实可以“把公司单独拿出去发展,之后论证主营业务有强协同,再并回来。”

存在即合理?必须“造假”吗?

自2015年起,直播数据造假的新闻就频繁出现,直播平台斗鱼上曾经出现过一个笑话:一个名叫“微笑”的游戏主播某一个节点的同时在线观看人数达到13亿人,但是当时整个中国移动互联网的用户总数约8亿人。

造假事件频发,一些大型直播平台开始更改“游戏规则”,用户无法直接看到同时在线观看人数,直播间只显示当前热度,这个数据综合了观看人数、弹幕人数、送礼人数和金额、涨粉数等等,但具体如何计算,没有统一标准,各直播平台也未公布过。

数据造假已经成为行业的公开秘密,甚至发展成了黑色产业链。 2018年5月,湖北黄冈市罗田县公安局历时12个月,破获全国首例网络直播人气外挂案,共抓获5名犯罪嫌疑人。这家规模较小的流量商在一年时间里,通过淘宝售卖,为主播提供了上亿人气,总获利177万元。直播造假的目的,是希望营造出热门的“假象”。就像一些网红店雇人排队,一些用户会更愿意点进直播热度更高的直播间。

为什么要数据造假?一些小主播需要通过刷量,来引起公会或MCN公司的注意;还有一些主播需要更高的热度,来获得平台的算法推荐,能够被更多用户看见;大主播们则需要保持自己的“地位”;在直播平台举办的一些活动中,公会通过刷热度,让主播排名更靠前,曝光机会更多。

主播们的数据造假,平台方如果关注,可以轻易戳破假象并规范,但平台的动力也不是太足。主播的热度变高,平台方也能从中获益,这似乎已经变成恶性循环。“行业环境导致的,但造假确实是一个价值观问题,不造假也能活下去。”一位直播行业人士说道。“

也有投资人和直播行业人士在接受《财经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撇开欢聚时代的个例不说,目前直播行业的数据造假态势有所缓解。

“目前直播行业格局已经稳定了,不像前几年为了抢用户、融资,刷数据会比较厉害。”上述直播行业人士表示。2019年以后,市场格局基本稳定,没有新的独立直播平台成立,随着虎牙、斗鱼被并入腾讯,YY直播被百度收购。目前的情况是中国直播领域已经进入巨头竞争时代,数据造假无法给这些平台继续带来新的发展,需要考虑的是他们的业务和大平台的协同性,进一步将流量转化为营收,而不是一味的增加热度。

百度确定收购YY直播前,双方接触时间超过1年,一位熟悉百度的投资人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“这么大笔的交易,百度一定会认真审查各个方面。”目前收购案还未完全交割,变数仍然存在。